开乐彩开奖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人事動態>科研聚焦>

科研應注重“知行合一”

時間:2019年04月02日 作者:楊建業 來源: 中國科學報

最近,從科技界大咖到媒體輿論,都在強調要加大基礎研究投入。筆者就是搞基礎研究的,深知基礎研究不足,在未來高科技領域的競爭中,必然難以占據一席之地、掌握主動權。但也隱隱擔心,我們會不會在一片加大基礎研究投入的呼聲中,有意無意輕慢了同樣必不可少的應用科學研究呢?

很多事情,常常是一種傾向掩蓋另一種傾向,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事實上,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的提法,也是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并重的。基礎科學和應用科學,是現代科技的兩個輪子。一個“務虛”,著眼于科學理論創新,長遠落子布局,是軟實力;而另一個則“務實”,瞄準國家重大需求展開研發,解決實際問題,是硬實力。少了哪個輪子,都會“跛腳”,行之不遠。我們常說,目前我國一些研究還落后于它國,“在研究思路和方法上套用和模仿的多,創新的少”“在理論方面尚有較多的空白”,指的就是基礎研究。但是不是說應用研究就搞得很好了呢?當然不是,和發達國家相比,我們同樣也有不小的差距。前些年,一個小小的圓珠筆筆尖上的鋼珠,不是還要靠進口嗎?最近獲知,我國許多高端科研儀器也不得不靠進口。外商借機降低服務標準、阻止第三方供應商維修,提高售后服務費和零配件價格,甚至設置“只換不修”的不公平條款獲取高額的不當利益。部分供應商維修維護類收入超過了國內銷售總收入的30%,且逐年增長。可見不要說制造了,就連這些儀器的維修都要受制于人。

這種局面,與我們長期以來缺乏關鍵核心技術研發和技術攻關人才有關。在技術人才培養上,我們曾走過一些彎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過于強調一些“高大上”的高等教育和基礎研究,結果很多專門培養技術員和技術工人的大專、中專和中技類的學校,一窩蜂地專升本、技升專,打亂了原有比較合理的人才梯次培養架構。直到近些年,才發現我們一線技術人才竟是如此匱乏,制造大國難以成為制造強國,這才重新呼喚起“大國工匠”。由于缺乏應用型技術人才,難以做大做強,昔日工程師頭上的光環不再,對青年學子缺乏吸引力,近年大學生中甚至出現了“逃離工科”“掙脫工程師”的現象。在高校,工程系列的實驗人員,也是一有機會就往教研崗位上轉。所以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在重視基礎研究的同時,也要重視工科教育和技術人才培養,要改善高職院校考試招生辦法,大規模擴招到100萬人,無疑是十分正確和及時的。

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高校要負起為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的責任。高校教育要區分不同類型,其科研功能類型也應有所區分。譬如,工科院校當然可以搞基礎研究,因為工程技術人才也必須厚植于基礎研究。但至少應該有相當一部分力量,甚至是主要力量投入應用科學研究中,以解決國家重大關鍵技術急需為己任。這才是工科院校的科研主業。據筆者所知,一些工科院校重基礎研究、輕應用的傾向十分明顯。每年科研項目申報季,都會用行政命令硬性規定各個學院擁有高職和博士學位的教師必須申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并以每年基金申報獲批多少項作為政績。至于如何高效組織科研力量急國家所急,合力攻克某項關鍵技術難關,好像沒什么人考慮。所引進的人才,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基礎科學研究人才,強調的也是人才是否有國外基礎研究背景,發表的一區SCI論文多少篇,ESI論文多少篇,影響因子多大,參加基金重大或面上項目或主持國家青年基金多少項等,很少考察人才是否擁有發明專利以及這些專利的應用轉化情況,參加過哪些重大工程實踐,實驗設計和操作技能如何等。名曰工科院校,卻愈來愈像一個以基礎科學研究為主業的綜合大學,應用科學色彩淡化,這種發展趨勢是否已經偏離了工科院校的定位?教育部去年對國內有工科優勢的高校開展了一項評審,結果僅有38.9%的高校新工科改革項目推進良好。另外六成多的工科院校則不盡如人意。這個數字是不是也能說明點問題?

既要有優秀的科學理論創新能力,也要有良好的技術實踐能力,正是古代先賢提倡的“知行合一”。倘沒有好的技術實踐,再好的科學理論也只能成為一種裝飾。(作者系西安科技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

《中國科學報》(2019-04-011 要聞)

 

來源: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9/4/424732.s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开乐彩开奖